遼寧分社正文

獨眼女孩的自信人生:鄉村小學支教被稱“女神老師”

揚子晚報 2019年10月17日 09:04

  失去一只眼睛生活會怎樣?她給出“最好的答案”

  劉瀏

  知乎網上有一個熱門提問:單眼失明是種怎樣的體驗?被數萬網友點贊、收獲點贊最多的一個回答是一名女生講述自己從小因患病摘除一側眼球后的人生:“一直沒有自卑過,從小學開始一直積極主動自信地活著。”這樣的生活態度感染了許多網友,而當她曬出照片后更是讓人驚嘆太美了。

  這位單眼女生叫陳曉婷,目前在廣東茂名一所學校當老師。她正用自己的故事激勵著不少網友。

  紫牛新聞記者 劉瀏 受訪者供圖

  一個知乎回答

  收獲數萬贊

  “不是漆黑一片,也不是空洞,我的感覺是從來沒有過右眼一樣。”“體育會不好,不過可能這并不是失明的錯。”“3D電影可以看,不會有任何不適。”在問答社區知乎上,一位熱心網友悉心回應大家的問題:單眼失明是什么感覺?

  從她曬出的自己照片中,你可能會驚呼:真美!不過仔細一看才能發現,每張照片她都用劉海遮住一只眼睛。她的回答活潑輕松,仿佛不是在說自己不愉快的回憶和身體缺陷,而是在討論一個有趣的話題。她的回答收到近四萬個贊和不少留言,內容還被搬運到了其他社交網站。

  答題的網友就是陳曉婷,她現在是一名老師,自己教學中的經歷促使她想回答這個問題。“遇到很多自卑的學生,我都會專門開導他們,有時候恨鐵不成鋼。所以看到這個問題,我就有一股回答的沖動,我想展示自己完全沒有被挫折困擾的生活。”陳曉婷說,“大家可能覺得一只眼睛沒了是很大的問題,我自己看來真的覺得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陳曉婷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不少裝了義眼的朋友都來分享他們的情況,還有好多父母給她留言,他們看到帖子后對他們失去了眼睛的孩子加倍呵護。甚至有海外的家長來感謝她,他們的孩子一出生就有相似的問題,陳曉婷的回答讓他們對孩子的未來有了更多信心。

  她經歷了什么……

  9歲時摘除眼球,回校期末考仍得第二

  陳曉婷9歲時患上了視網膜母細胞瘤,是惡性腫瘤的一種。一天晚上她在沙發上看電視,奶奶問她,怎么你的右眼反光多一點?然后問她右眼有沒有問題,她嘗試捂住左眼,這才發現右眼其實已經看不見了。在她曬出的一張童年藝術照中,記者看到此時她的右眼反光已經有些不同。陳曉婷告訴記者,在這張照片拍攝后兩個月,她進行了眼球摘除手術。

  “因為那時候太小,視力有異樣也沒能察覺到,加上那時候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在農村,并沒有定期體檢,所以病情是什么時候開始的我完全不知道。”陳曉婷說,當時爺爺奶奶帶她去農村的小診所求醫問藥,醫生也說不出所以然。“就這么拖了大概有一個月吧,直到有次我因為副作用暈倒,爸爸媽媽趕回來帶我去大醫院檢查,才知道是腫瘤。”

  視網膜母細胞瘤在幼兒中有很高的發病率,確診時陳曉婷眼部的腫瘤細胞已經擴散至整個眼球,為了防止進一步擴散,她接受了手術摘除。“摘除后其實我也沒什么特別的感覺,因為原來也是看不見的。”

  等眼窩恢復得差不多了,陳曉婷又接受了后續治療,殺死眼部殘留的腫瘤細胞。在醫院里度過了一個學期,陳曉婷趕在期末考試前回到學校,竟然意外地考了第二名。“不用留級,家人、同學和老師待我如故,真是幸運能遇到那么好的你們。”陳曉婷說。

  在表揚聲中長大,自信滿滿

  采訪中,陳曉婷依舊是文中那樣自信積極的語氣,講述時也很輕松愛笑,時不時與紫牛新聞記者分享一些生活態度和小故事。

  “本著‘一只眼睛也可以做得很好’的心態,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積極參加各種文娛活動,演講、唱歌、合唱指揮等等。可以說在學校里也算風云人物,單眼失明完全沒有影響到我,我覺得人就應該這么樂觀。”

  “我是爸爸媽媽第一個孩子,家中老大,表哥表姐都把我當個寶,也算是從小被寵到大。總之是在一片表揚聲中長大的,有人問我哪來的自信,我覺得自信這個東西也都是他們給的。”陳曉婷說,不少網友都提議她去安裝義眼,但她覺得并不需要。“我小時候其實安裝過義眼,后來隨著眼窩生長漸漸不匹配了,時不時掉出來,我就索性用頭發遮住,從初中開始就保持了這么多年。”

  小時候被別人說長得好看,陳曉婷總認為是因為自己成績好,成績好的孩子有特殊的“光環”。失去一只眼睛后,也會有男生喊她“獨眼龍”、“單眼婆”什么的。“到了高中才開始有外貌的意識,到了大學就完全不一樣了,還是有不少男生追的。”說到這里陳曉婷有些不好意思,網友說她長得像奶茶妹妹和陳都靈,她表示很開心和很榮幸。

  不算殘疾,但也會遭遇歧視

  在我國,單眼失明并不屬于殘疾人。“你享受不到殘疾人能夠享受的待遇,但是日常生活中大家都會覺得你是殘疾的,我想到一個詞就是‘邊緣人’。”陳曉婷說。在生活中她也會遇到一些不公,面試的時候大家條件都差不多,甚至自己的條件都比別人好,但是往往用人單位會選擇別人。“因為簡短的一次面試,可能都只會看外貌,就會覺得你有缺陷,很難有機會去真正了解。”

  “除了面試,很多時候別人就是以一個殘疾人的態度來看待你,只要你與人接觸就必須習慣。”陳曉婷說,但凡與她有了交流,這些阻隔便都不存在了。“如果不太熟或者第一次見面,肯定會收到異樣的眼光,可能我已經習慣了,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考駕照時,按照要求需要視野范圍達到140度,陳曉婷覺得自己沒問題,但是檢測下來就差了幾度。“我的教練覺得我只要勤加練習就可以做到,但是沒想到體檢這關就沒有過去,所以一直拖到現在,后面我還準備努力去考,這點困難不要緊。”

  “命中注定當老師”

  陳曉婷的教師生涯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命中注定”。“小時候家里是很大的一個家族,爺爺奶奶有十四個孫輩的孩子,幾乎都在一起讀書,我成績是最好的。長輩總會讓我教同輩的小朋友,幾乎就形成了教別人的習慣。”在學校她也時常輔導同學,就連玩過家家都總是陳曉婷來飾演老師。

  高考時,陳曉婷的目標本來是中山大學,但是沒有考好,而分數剛剛好可以讀華南師范大學,就這樣最終走上教師崗位。

  在茂名這所初級中學當歷史老師之前,陳曉婷在大學里就有過兩年的支教生涯,報名參加“三支一扶”基層項目,去鄉村小學當一名支教老師。“老師,你為什么用頭發遮住右眼?”剛到支教的學校,孩子們看著發型奇特的陳曉婷都會好奇地問。她沒有避諱地解釋并告訴孩子,“靠一只眼睛能考上重點高中、重點大學,你們兩只眼睛一定要更厲害一些。”

  陳曉婷的專業是歷史師范,但在鄉村小學,她成了全校唯一的英語老師,三、四、五年級的英語課被她承包了,另外還要教實踐、科學、信息技術、美術等等,全校只有二年級沒有她的課。她也儼然成為學校里的“孩子王”、學生心目中的“女神老師”。每年過生日,她收到的賀卡、畫畫可以貼滿一面墻,不少學生用稚嫩的畫筆畫下自己心目中的陳老師。而她輔導的學生也屢次在市里的智科競賽中獲得好成績。

  一次陳曉婷作為縣里的代表去茂名市分享支教故事,老師們聽了她的故事都挺感動,最近她接到通知被提名評選廣東省最美支教老師。“茂名市里把我選送去了,據說省里面表示愿意出錢幫我安裝新的義眼。我想既然有機會的話,我可能就會選擇去接受啦。”

  這幅畫背后的小故事

  除了好奇的提問,一些受到單眼失明困擾的網友也希望得到陳曉婷樂觀自信生活的“秘訣”。在和一位因為意外而失去一只眼睛的網友交流中,陳曉婷分享了自己的經歷,表示人生中的美好都是自己發現的,傷心也是自己的,怎么樣去面對不是取決于生活怎樣,而是取決于自己。這位網友很有感觸。

  一個月后,陳曉婷收到一幅畫,是照著她在知乎上曬出的一張照片畫的。“太像我了!”陳曉婷深受感動,這幅畫正是那位單眼失明后不再提筆畫畫的網友畫的——這種改變或許印證了他和陳曉婷交流后的態度:用積極的心態去面對人生。

海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上好